新时代离不开矿产资源的有力支撑
信息发布:本站   发布时间:2018-01-18 10:55:18   点击率:94

矿产资源是人类生存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90%以上的一次能源、80%以上的工业原料、60%以上的农业生产资料、30%的生活用水都来源于矿产资源。不同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和科学技术水平,决定了矿产资源需求内容和利用方式的不同。农业社会时期,炭是最好的燃料;工业化中后期,石油和其他大宗矿产扮演重要角色;进入后工业化阶段,战略性新兴产业所需矿产和清洁能源矿产将是最紧俏的矿产资源。党的十九大历史性判断我国已进入新时代,紧扣我国社会矛盾变化,提出到本世纪中叶分两阶段走的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面对新形势,矿产资源要立足基本国情,把握新要求,找准新方向,在新时代担当起助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

我国矿产资源勘查现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得到快速增长,经济规模在不断扩大,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地质矿产事业对经济社会的发展起到了基础支撑作用,为国家经济建设提供了重要保障。1949年,我国探明储量的矿产只有两种,矿产品极端匮乏。目前,我国已发现矿产173种,其中有探明储量的159种,、钨、、稀土、菱镁矿石膏石墨重晶石等储量居世界第1位。我国已探明矿产资源总量居世界前列,矿产资源开采总量居世界第二位,成为世界矿产资源大国之一。

“十五”以来,我国地质勘查管理体制改革取得一些积极进展,引导和带动了社会资投入矿产资源勘查,多元化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力度得到了适度加强,石油和天然气的剩余技术可采储量分别增长了16%和75%,煤炭查明资源储量增长了18%,、铅锌和钾盐等急缺大宗矿产资源储量也有所增加。矿业经济较快发展,矿业增加值达到1.36万亿元,约占工业增加值的12.7%,占GDP的5.5%,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已成为推动我国经济蓬勃发展的重要动力。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国际合作取得新的进展,我国矿业已成为外商投资的重要领域,100多家外国公司在我国投资石油、天然气、煤炭、铁、铜、铅、锌、金等矿产的勘查开采。我国与60余个国家和地区开展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合作。

近年来,随着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顺利实施,围绕支撑服务保障国家资源安全,聚焦紧缺矿种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矿种,矿产资源东西并重、西部为主的格局基本形成。初步形成西南三江和青藏高原等千万吨级铜矿、南疆地区和青藏高原周缘等千万吨级铅锌资源、山东胶东和青海地区的千吨级金资源等基地。北方自西向东重要油气盆地新区新层系新类型油气资源远景带轮廓初显;南方长江经济带页岩气在上中游突破之后有望继续向下游拓展;初步改变以往单一依靠南方硬岩型矿,形成铀矿以北方砂岩型为主的格局;铜、铅锌、金东西并重;钨矿江西“一枝独秀”;盐湖和硬岩锂并重。我国矿产勘查开发格局得到跨越式改变。重要矿产资源调查评价工作取得一系列显著成绩。一是大幅提升了重点成矿区带的地质矿产的工作程度和认知水平,截至2016年底重点成矿区带的1∶5万区域地质调查覆盖率升至58%、1∶5万矿产地质调查覆盖率升至53.3%,解决了一批基础地质、矿产地质重大科学问题。二是发现了一大批新的找矿线索,“十二五”期间新发现矿产地超过300处,圈定找矿靶区超过500处,圈定各类异常超过10000多处。三是四川甲基卡百万吨锂矿、新疆黄羊山7000万吨石墨矿、青海夏日哈木百万吨矿、西藏山南错那洞10万吨矿、西藏罗布莎300万吨铁矿等一批世界级矿床,为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化经济体系奠定了矿产资源基础。

然而,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对矿产资源的需求持续快速增长,矿产资源保障程度总体不足。一是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仍在增长;二是我国人均占有矿产资源少,人均占有量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三是矿产资源“三多一少”的资源禀赋没有改变,难采矿、低品位矿占比较大。

新时代矿产资源历史使命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描绘了“两个百年”的奋斗目标,在“基本方略”中又提出了“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推进“资源全面节约和循环利用”,支持“资源型地区经济转型发展”,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等要求和举措。这些目标的实现和举措的实施离不开矿产资源的有力支撑。因此,我国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利用方向和理念发生了转变,从追求数量和速度转向了提高质量和效益。在新时代,能源与矿产资源要履行以下使命。

――清洁高效能源要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服务绿水蓝天美丽中国。随着人类社会的持续发展,生产力的不断提高,更高阶段的生产力就必须要求更高效、更环保的能源给予支撑。

能源利用多元化发展结构、绿色高效利用方式已成必然。改革开放后,我国搭上了世界生产力提高、经济全球化的快车,经济发展速度和总量得以快速提升。目前来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对能源的需求,无论是从总量上还是增量上来看,都十分巨大。有关数据显示,我国一次能源消费量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由2005年的16.4%上升到2016年的23%,年均上升0.65%。2016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创历史新高,折合石油当量30.53亿吨。

我国以占总能源2/3以上的煤炭支撑了粗放式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要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生态环境根本好转,美丽中国目标基本实现”的战略目标,必须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发展健康经济,以天然气、页岩气、煤层气、铀、地热、锂等清洁低碳能源矿产为重要发展对象,为推进美丽中国建设作出新贡献。

――大宗紧缺矿产要满足区域经济发展,服务两个百年目标实现。我国是世界上最完备的工业体系国家,以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成为全世界惟一具备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工业的原材料来源于采掘业和农牧林业,前者涉及的就是矿产资源。目前,我国重要矿产资源生产和需求增速虽然趋缓,但消费保持高位。2016年,粗钢、10种有色金属、黄金产消量均位居世界首位。其中,铁矿石产量12.8亿吨,同比下降3%;粗钢产量8.1亿吨,全年退出钢铁产能超过6500万吨。10种有色金属产量5283.2万吨,增长2.5%;其中精炼铜产量843.6万吨,增长6%;电解铝产量3187.3万吨,增长1.3%。

“十九大”提出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乡村振兴战略”、“雄安新区建设”、“一带一路”倡议等,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发展对矿产资源产生巨大的潜在需求,需要大宗紧缺矿产资源作为“粮食”。

――战略性新兴矿产要满足高端装备和新材料产业发展的需求,服务科技强国梦的实现。高端装备和新材料的发展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实力的象征。以航空装备、卫星及应用、轨道交通装备、海洋工程装备、智能制造装备等为主的高端装备,以高温合金、高品质特殊钢、先进轻合金等为主的特种金属功能材料和其他材料,是我国成为科技强国的必要条件。

《中国制造2025》提出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重点领域,对战略性新兴矿产的保障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可以说,包括“三稀”在内的战略性新兴矿产,对发展高端装备和新材料产业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公司简介 | 公司新闻 | 技术服务 | 企业理念 | 矿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06 四川省矿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单位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下南大街59号成都世代锦江25楼 联系电话:028-86121100
你是第 2442513 访问本站的人    蜀ICP备05031173号